Latest Post

三只小猪的智慧建造 东北警魂铁岭的冬日追捕

玉石故事传说_玉石故事_玉石故事分享/

叶淑贤:1954年出生于北京,博士。 文学博士,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上海交通大学致远讲座教授、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文学人类学研究会会长、副会长中国比较文学学会长。 主持中国社会科学院重大项目“中华文明起源神话研究”和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中国文学人类学理论与方法研究”。

玉石故事分享_玉石故事传说_玉石故事/

玉石故事传说_玉石故事分享_玉石故事/

辽宁出土红山文化两头猫头鹰玉像,距今已有5000年。图片均为资料图

为什么叫“不为人知的中国故事”? 因为经过研究,我们发现这一段是比文明国家早得多的故事。 作为中国人,为什么“国”字是城墙形状,里面是“玉”? 去北京参观故宫,很多人只看到宫殿的建筑。 但历代皇帝的宝藏在哪里呢? 宝物殿内。 宝物殿内珍藏着国宝,以皇家玉器为主。 这就验证了“国”字:故宫几千年文明积累的国宝主要是玉石。 那么今天我要讲的是玉文化到底有多博大精深。 事实上,它比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还要久远。

八千年玉文化

孔子时代中华文明的祖根记忆是尧、舜的祖先,但孔子并不知道有三帝、五帝。 司马迁的《史记》将文明史的根源延伸至距今约五千年的炎帝和黄帝。 因此,中国人始终相信五千年的民族历史。 西学东传以来,近代学术界坚守西方的“科学历史观”,只承认有文字记载的文明史。 他们把三君五帝、尧、舜、禹视为神话传说,而不是可信的历史。 它不承认夏朝,更不承认比夏朝更早的传说时代。 于是,国际学术界只承认商代甲骨文记载的历史,中国历史从五千年压缩到三千多年。 新时期以来的文学人类学跨学科研究,融汇文学、历史学、哲学、考古学、神话学,倡导物证四重证据法,把绵延八千年的玉文化作为一条文化主线。中华文明的发生。

有一本主要由考古学家撰写的论文集《中国玉器》,副标题是“玉器之路与玉兵文化的起源”。 什么是“玉兵”? 这是一件玉器。 《越绝书》云:黄帝时期,以玉为兵器。 古书中提到的这些内容无法考证,大家都将其视为神话传说。 但近几十年的考古发现表明,在青铜、铁等金属兵器之前,确实存在玉器,而且数量众多。 中国文学人类学研究会在2013年组织了一次专家会议来研究这一现象,会议论文集的标题是《中国的完美》,试图解释为什么汉字“国”是守护国宝的四面城墙。 这是我们民族文化的民族身份象征。 。 繁体字“国”就是外城加内城的意思,还有一个兵器戈。 我们长期以来在我们的作文中使用这个词。 这是中国独有的武器。 如果写下“我”字,武器又出来了:一个人手里拿着枪。 迄今为止,中国见到的最早的戈是距今4000年的玉戈。 具体地点在陕西省神木县石峁遗址。 因此,中国的国家身份符号和个人身份符号都与玉器有关。 以前谁能想到这样的事实呢? 现实所揭示的其实是超乎想象的,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如果你看比较热门的,有这本书《图画中华文明史》。 里面有400幅彩图,大部分都是古代玉器,可以看成是艺术史。 我通过玉的叙事来讲述中华文明的故事,主要讲夏商周,这是文明的初级阶段。 如果你看封面上的图片,它本身就是一个神话叙事的图像,表明龙作为超自然交通工具的作用,升入天空并进入地下海洋。 看易经卦象中提到的龙。 它可以潜入水中,也可以飞向天空。 它是连接海、陆、空三个领域的交通工具。 只见此人骑在龙尾,冲天而起。 艺术提供了超越以往文学的叙事。 文献记载的都是真龙皇帝,发生在秦始皇之后。 此玉器春秋时期湖北荆州出土。 这些玉器的故事可以串联起来,视为一个完整的神话叙事,尤其是神话背后,都有着相似信仰的宗教。 联系今天熟悉的知识,这就是“一带一路”形成的历史。 丝绸之路一词是1877年德国人来华考察后提出的。 从当地华人的角度来看,基于这条路形成最早,它应该更名为玉石路。 这是对当地传统的新认识。

中国故事必须鲜明地讲述中华文明的独特性。 首先要解释清楚“中国”二字,以及“国”字为何与玉有关。 我们还要讲清楚中华文明的广度和深度。 是因为古代的皇帝能够像成吉思汗一样扩张领土,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深奥,深奥到什么程度呢? 尤其是中国传统的核心价值观从何而来? 我想通过玉文化来解释这些问题。 翻看中国地形图,我们可以看到,奠定文明基础的夏、商、周三个王朝都在中原地区。 该地区是西部高原与东部平原的交界处。 这清楚地表明,中华文明幅员辽阔,但平原却很少。 只有黄河下游和长江中下游是绿色的。 该国其他地区都是山区。 所以我们常说我国用了世界7%的耕地来养活自己。 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 没有人能解释为什么中国这么大,领土一直延伸到新疆。 我认为玉文化能够彻底揭开这个谜团的答案:一个文明古国为何拥有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如今,中国最长的高速公路是连霍高速公路,是亚欧大陆桥连云港至新疆边境的一段,全长4300公里。 在世界文明古国中,没有哪一个文明古国需要绵延数千公里的辽阔领土。 古埃及的尼罗河文明、巴比伦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希腊半岛的希腊文明,都有有限的地域。 为什么中华文明的版图如此之大,而且还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大国之一? 是什么原因? 看看塔里木大学绘制的四千年前和田玉运往中原的地图。 起于新疆南疆,经且末、若羌、玉门关,进入河西走廊,通向中原。 这条玉路大体上与连霍高速重合,尤其是河西走廊这段。 中华文明主干道的形成,资源供给地和资源消耗地之间有数千公里。 这也是世界上罕见的文化现象。

如果把“一带一路”丝绸之路的历史追溯到史前,当时还没有出现丝绸和棉花。 只出现了石器时代的材料——从石头中筛选出来的玉。 对于中国来说,就是和田玉。 如今市场上,品质好的羊脂玉每克可以卖到1万至2万元。 西方文明也有一种神圣的石头,叫做青金石。 在我们熟悉的敦煌壁画中就可以看到青金石的身影。 它是三种主要颜色之一,深蓝色。 主要产地为阿富汗。 从产地出发,先传播到南亚的印度文明,再经伊朗传播到西亚地中海。 美国学者绘制的史前玉石之路,就是青金石的传播之路。 如果把我国的和田玉路连接起来,那将是整个丝绸之路的起点。 它应该是一个路网,而不是一条线。 就这样,玉石成为了欧亚大陆最早的贸易对象,形成了跨区域的贸易路线。 中国有一个众所周知的王权概念——玉出昆冈。 中国人认为,西部的山脉应该是雪山最高、水资源最丰富的地方。 地球上最大的河流黄河,中原文明公认的母亲河,其源头一定是来自最高的雪山。 因此,《山海经》、《史记》说河水出昆仑,想象黄河的源头是新疆的昆仑山。

古人喝水离不开昆仑。 最重要的材料是玉石,玉石也在昆仑。 于是,昆仑山成为神话中的一座圣山,并被夸大为拥有西王母女神和长生不老药。 没有哪座山比昆仑山更辉煌。 明朝初年,当统治者要修建紫禁城并将其从南京迁往北京时,他们聘请的风水师首先计划修建一座景山,也就是紫禁城后面的人工封山。 这是仿龙脉。 中国西部的昆仑山脉为龙头,向东延伸数千公里到达华北的燕山,然后在新皇城前出现为龙脉,意为与龙脉相连。 你首先要了解中国文化。 其设计理念与神话和想象有关。 原来,紫禁城对应的是天上的紫微宫。 昆仑山被认为是天地之间的中介,在《山海经》中被称为帝都。 当天上的神来到人间时,这是他们的第一站。 人若欲升天,必经此地。 这个穿梭于天地之间的圣地,被想象与玉石联系在一起,俗话说玉玉琼楼,更与长生不老、长生不老的理想联系在一起。 这些被视为中国的核心信念。 如果看世界五大文明古国中的中华文明,其他四大文明都是从崇拜青金石和崇拜黄金开始的。 只是中华文明起源时没有黄金,连金属都稀有。 它只崇拜玉。

几年前,辽宁建平牛河梁遗址出土了一件距今5000多年的红山文化玉器——两头一身猫头鹰。 在希腊神话中,猫头鹰是雅典娜女神的象征。 华夏大地上竟然出土了一件五千年前的两头身猫头鹰玉雕。 可见当时的人们生活在神奇的想象中,这就是他们创造的形象。 那个时代就是玉器时代,国际上称为石器时代和青铜器时代。 中国进入青铜时代之前,有过一个延续数千年的玉器时代。 我们把玉器时代的传统,比有文字记载的小传统深刻得多的传统,称为大传统。 这一伟大传统的故事完全是通过文物来讲述的,这是前所未见的。 2007年,安徽省含山县凌家滩一处距今5300年前的07M23墓被发掘,一位领导人去世,尸骨腐烂在泥土中。 但令人震惊的是,墓中的玉器全部留存。 双手上,左手各有十个玉镯,右手各有十个玉镯。 一个人戴着二十个玉手镯,身下的白花全是玉斧,象征着权力。 该墓共出土玉器300余件。 那时没有机器,也没有金属工具,所以所有的工作都是手工完成的。 它体现了社会阶层的分化。 这一幕是前所未​​见的,又是超乎想象的现实景象。 生活在21世纪的人们已经看到了这一点。 我们看到一个神话并相信它,什么信仰? 玉首先代表什么? 它代表天空,因为玉石本身就透光,尤其是蓝宝石是最常见的玉石材质。 它的颜色与天空相同,因此与神联系在一起。 玉可以代表天和神。 这样一来,谁掌握了玉石,谁就掌握了神灵信物。 所以,人间的统治者必须深信这个信念。 如果他们得到了天道信物,人间的力量就指日可待了。 这种叙事方式在《和氏璧》等故事中非常流行。 通过这5000多年前的场景,我们可以回到中国史前文化中以前不为人知的场景。 过去的研究者都是按照历史书来的。 史记和汉书都是汉代写成的,距今只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如今,这些实物已达5300年前,早于中国始祖黄帝、炎帝时代。 地下埋藏的实物比黄帝、炎帝的传说更可靠。

玉文化始于八千年前,最早的玉器出现在赤峰地区的兴隆洼文化。 后来逐渐流传到各地。 到4000年前,我国除西部高原外,基本上已被玉质礼器覆盖。 显然,文明国家还没有开始,汉字还没有出现。 这些崇玉文化已遍布全国各地。 读《诗经》时,读“赠我桃花,报以玉石”; 读《楚辞》有“登昆仑食玉女”。 如果形容美,就说美如玉; 如果用儒家的话来说,就是君子如玉。 总之,中国人谈起玉,从不说它的坏话,而谈起好的事情,总是用玉来比喻。 就算牺牲自己,也要说“宁碎不成玉”。 这种现象是如何产生的呢? 之前并不清楚。 今天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早在有文字记载之前,几千年的玉文化就已经覆盖了大半个中国。 这里有九个崇拜玉的史前文化(兴隆洼、红山、凌家滩、良渚、石家河、龙山、石峁、齐家、石峡)。 其中大多数在 4000 年代灭绝了。 碧霞 商周时期还很早。 这些地方玉文化北起黑龙江,南至越南,东至辽东半岛、朝鲜半岛、日本列岛、台湾岛,西至河西走廊。 它们都出现在4000年前。 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如果世界其他大陆不存在这种现象,那么就很清楚了:这是一种由关键信仰催生的文化现象,而它绝不只是一种工艺品或装饰品。

中国之所以这么大,是因为好玉的产地在新疆,用玉的地方在中原。 两地相连数千公里。 中国历史有多博大精深? 据记载,甲骨文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 今天,根据玉文化,不间断的玉文化已有8000年的历史。 如果我们找到了这个大传统,我们就可以解读小传统,即有文字叙述的文字文明。 八千年大致可以分为两个时期:前四千年是指从八千年前到四千年前这段时间。 这一时期是玉文化的传播时期,称为玉石由东向西的传播。 最早的玉器流传于中国东部,历时数千年。 第二个时期是4000年前至今。 这一时期突出的文化现象是玉石从西方向东方输出。 新疆和田玉的发现引发了玉文化发展的根本性变革。 统治者不再使用本地玉石,只使用和田玉。 紫禁城珍宝馆里看到的宝物几乎都是和田玉。 玉石由西向东输出,不是玉文化的传播,而是玉石资源的传播。 由于经济原因,这种蔓延至今仍在继续。 听说南京有的农民不再务农,靠采集雨花石致富了。 这实际上是中国玉文化催生的一个产业。 玉文化始于八千年前,直至秦始皇统一中国。 他收集了天下所有的金属兵器,将它们熔化,用一块玉石打造出了一件圣物——国玉印章。 玉玺直到1911年清朝灭亡才过期。中国王权的象征一直是同一个东西,两千多年来没有改变。

中国玉文化史以和田玉的出现分为前四千年和后四千年。 和田玉之所以能够后来居上并取代所有本地玉料,就在于它的物理特性。 只有从和田当地河流中采摘的籽玉价值最高。 看上去好像有油出来,但实际上并没有油。 正是这样的特点,儒家讲君子温润如玉,以和田籽作为形容人格的审美标准。 无论是中国美学还是伦理道德,如果没有玉的知识,真的不知道儒家的比喻从何而来。 比如议论琢磨、他山之石等等。早在儒圣孔孟诞生之前,我们的祖先就已经修玉五六千年了!

对玉的信仰

无论是儒家君子爱玉的伦理道德,还是道家对玉皇大帝的信仰,还是玉楼的天人想象,甚至是“宁为一块玉”的舍生取义精神,以“温润如玉”为理想的艺术美学,均源于史前玉石崇拜神话。 由于这些玉石故事是来自史前时期的信仰,最初只流行于一地。 后来,就像宗教观念的传播一样,传遍了中国的大部分地区。 原因是每个使用玉的人都将玉视为与天空的联系。 使用神的祭器。 上海博物馆展出的一件西周玉衣就是金玉衣的前身。 西周时期,玉石并不覆盖全身,只覆盖面部。 若问玉与丝的关系,这些玉片都是缝在丝织物上的。 古人认为玉和丝绸代表“精”,即神灵的生命力,起死回生的力量。 他们用它来遮盖死者的脸,这与后来的金丝玉衣是一样的想象。 文献中有证据表明,《穆帝传》讲述了西周第五代皇帝不远千里来到昆仑山拜访西王母。 周穆王没有工程师为他开路,所以他走的是史前道路。 这条路线应该在四千年前就已经存在了。 从《万玉器》的叙述来看,《穆帝传》这本书过去被视为文学传奇,也有人说是游记。 现在看来,它是中国人崇拜玉的圣经。 为什么美玉的产地在昆仑,现在已经可以用实物来证明了。 从当地来看,玉石之路沿线玉料的进口早于丝绸的出口。

中国四千年玉文化的记忆体现在神话和历史中。 关于夏朝的灭亡,有一个神话:亡国之王夏桀过于奢侈,耗尽了百姓的财力。 文件多次提到他建造了两三座建筑,称为瑶台和玉门。 大家都知道,玉象征着天国的美丽建筑和玉楼。 人类世界的统治者希望在地上建造一座永恒的宫殿来效仿天国。 这是完全可以想象的。 2012年,陕西北部发掘出一座距今4300年的古城。 在倒塌的城墙石缝中,发现了六件玉器! 建城时,玉器不是佩在身上,而是插在石头缝里。 这在以前是闻所未闻的,可以说现实再次超出了想象。 古代关于瑶台、玉门等神话建筑的说法,现在看来似乎毫无根据。 以后去陕西旅游,第一个景点可能不再是兵马俑。 秦兵马俑震惊世界。 它们是两千多年前的地下军事阵型。 世茂城是一座占地四百万平方米的巨大石头城。 我们南京素有石头城之称。 如果你想找到原型,它一定在这里。 世茂城有外城和内城,还有瓮城和马面。 中国防御建筑该有的一切都在这里了。 最早的歌是玉歌,全部出自这里。 打开中国地图,黄河已经拐了九十九个弯。 在最大的转弯处,有史前最大的城市。 这座城市是用玉石工具和设备建造的。 书面历史书籍中没有关于这样一座古城的任何文字。 当你到达时,你会发现,这又是一个过去不为人知的中国故事。

世茂城下有一条河流,名叫土尾河,流经数十公里注入黄河。 我们判断黄河两岸古代应该有玉路的痕迹。 陕北有大量史前玉器,但没有玉矿。 这些玉石从哪里来? 如今,陕西历史博物馆展出了一批一尺多长的世茂玉章。 可见,需要的玉料是非常多的。 它从何而来? 推测与黄河漕运有关,便前往黄河东岸考察。 我在东岸的山西省兴县发现了一座山,名叫小鱼梁。 还有距今4000年的龙山文物古迹。 往下看就是黄河码头。 当时还没有考古发掘,这里的大量史前玉器已经流失到市场上。

玉代表神的能量。 什么能量? 曹雪芹通过贾宝玉的通灵玉,告诉你玉有三大作用:一是可以辟邪,可以挡住一切妖魔鬼怪,不管是看得见的敌人,还是看不见的敌人——妖魔鬼怪。 如果你想象一下,古人建造城池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挡强大的敌人。 他们会在城墙上放置带刃的玉器,这其实就是灵器。 与豫章一样,如今早已荒废。 陕西历史博物馆绘制了大约4000年前中国各地出土玉器珍品的地理分布图。 由此看来,从北方河套地区到辽东半岛、山东半岛,一直到广东、香港,都有史前玉器珍品。 出土了。 成都平原也有。 如此重要的礼器批量出现在如此广阔的地区。 这是什么意思? 它所代表的玉文化理念,已遍布全国,覆盖各个领域。 因此,我们提出玉文化首先统一中国的主张。 对神玉的信仰早在秦始皇两千多年前就已经大致统一了东亚。

此前,还有和氏璧的传说、完好玉还赵的故事、卞和献玉的传说。 这些都被史书上视为传奇文学。 今天,它们似乎都不是文学。 它们都是受信仰支配的历史叙述。 这与文明的核心价值观有关。 秦始皇用玉玺代表国家的最高权力,让李斯刻了八个篆书:受天命,万世长存。 玉在中国文化中扮演什么角色? 佩玉首先是天人合一最好的物质证明。 人与天如何结合? 首先看你有没有翡翠,然后看看你有什么样的翡翠。 有白玉吗? 2011年,一枚乾隆玉玺在香港拍出天价。 古人常说金有价玉无价,但我们不知道好玉能卖到多高的价格。 乾隆六十寿辰宝玺,以和田羊脂玉为材质,以1.1亿港元成交。 超越金银无数倍。 应验了古话说:好玉无价。

先于丝绸之路的“玉石之路”

近年来,中国学术界根据国内大量考古发现,提出了中国命题“玉石之路”,以纠正西方关于丝绸之路的话语。 人们认为,从新疆出产和田玉的南疆地区到中原王朝,有一条从西向东的玉石输出路线,贯穿了整个文明史。 它的历史比李希特霍芬构想的西汉以来丝绸之路的历史还要悠久一倍。 。 为了阐明这条西运玉石到中原的路线,我们的团队在过去三年里进行了九次拉网考察,覆盖了河西走廊两侧的主要路线。 武威电视台制作的电视剧《玉丝之路》共四集。 该系列相关书籍共7本,由甘肃人民出版社2015年出版。我们主要解决什么问题? 西方玉石原料的来源有哪些? 难道只有和田玉吗? 现在发现不只一处,西部多个省区都出产优质透闪石玉料。 特别是甘肃境内有数处玉矿,在先秦时期就被大量开采。 此前文献中从未有过记载。 如此看来,古籍中玉器记载的内容,特别是《山海经》中关于一百四十座产玉山的记载,在过去是不可理解的,被误认为是假的,是作者杜撰的。 。 现在看来,古人最注重的是谋略。 珍贵的材料记录。 九次考察玉石丝绸之路,可以大致了解从西到东玉石运输的情况,哪些地方出产玉石,通过什么路线将玉石运输到中原。

通过9次实地调查,粗略划定了中国西部玉石资源区。 (如上图)沿着昆仑山、祁连山、阿尔金山一直到青海格尔木昆仑,我们标出了古今中国已知的优质玉石产地。 总面积约200万平方公里。 其中一些玉石产地以前并不为人所知。 尤其是中蒙边境的肃北马鬃山,发现了先秦时代的玉矿,出产优质玉石,并有战国至汉代的官作坊。 从那里,不经过河西走廊,就可以直达中原。 玉路可走,穿越沙漠。 ,穿越巴丹吉林沙漠。 Are there roads in the desert? We walked through it once and found that the ancient camel and horse teams could walk, and there was a road mainly if there was a water source. The distance to transport jade from Mazong Mountain to the Hetao area is half that of Xinjiang Hotan jade to the Central Plains. This was also unimaginable in the past. I drew five red dots along both sides of the Yellow River. They are the places where jade ritual vessels unearthed in prehistoric times from Anyang, the capital of the late Shang Dynasty, to before the Xia Dynasty were concentrated. They were generally on both sides of the Yellow River. Therefore, from the jade resource areas in the west to the prehistoric jade-using cultural sites in the Central Plains, it can be found that the Yellow River and its tributaries are the main transportation intermediaries. The Yellow River Road on the Jade Road is one of our hypotheses, which is now being gradually implemented. We are conducting a dragnet survey on all the tributary areas from the Yellow River Loop area to the upper reaches, and try to find all the branches of the Jade Road.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ultural industry, there is no resource as profound as Chinese jade culture, and the output value brought by jade culture is immeasurable. Is there any good jade in Kunlun Mountain now? Also, its reserves are on the verge of depletion. During the 2008 Beijing Olympics, I originally wanted to inlay Hetian jade on the medals, but later I calculated that the cost was too high, so I used a replacement technique and used a local jade material to replace the Hetian jade. 这个地方在哪里? In less than ten years since 2008, the price of jade in Golmud, Qinghai Province has soared hundreds of times. You will know that nothing can stimulate the cultural industry more than jade. In the words of the ancients, it is called the Midas touch. The discovery of 2 million square kilometers of jade resource areas can reposition the national policy of developing the western region. Originally, we only relied on the exploitation of natural resources such as oil and coal. From a cultural and strategic perspective, we have designed a Chinese jade road culture. The trip can bring considerable tourism economic prospects to the seven western provinces and regions.

There is a huge cultural resource hidden in the history of Chinese jade culture, which urgently needs to be paid attention to and developed from the level of national cultural strategy. We also hope to work hard to build a Chinese Jade Road Museum, leaving a permanent memorial to the 4,000-year jade journey of our ancestors that has been forgotten by modern people. It is also the oldest road in the world so far.

(Compiled by our reporters Zheng Jinming and Chen Peng)

来源Ph”>